张乐之野

【双玄】当青玄突然变成了14岁【下】

*贺玄与只有14岁记忆的青玄,模仿秀秀的大花小怜

*深夜美食文,看贺玄青玄吃遍皇城

*前文看这里


两人从阵中出来时,临近黄昏,黄昏时候的皇城,带着几分慵懒,天空中漂浮淡粉色或是淡橙色的云朵。

两人所站之处,是皇城的阴暗之处,此处虽算是皇城中心,却只有几座破败的楼房,以及一座废弃已久的庙宇。传说这里曾经闹过人命官司,原本住在这儿的人家被抄了家,家中几十口人当场自杀死去,人们觉得不吉利,便将其空置了下来。

如今,这里成为了乞丐的聚居所。数十乞丐正团坐着一圈,将自己乞讨或是做工得来的食物分给老弱儿童。他们衣衫破旧,食不果腹,但似乎还能快快活活得谈天说地,甚至还有一个乞丐正说

【双玄】当青玄突然变成了14岁【中】

*模仿秀秀的大花小怜梗

*OOC预警

*【上】点这里

“穿了裙子坏东西就认不出我了……”

听到这句话,贺玄这才想起,师青玄幼时,为了躲避白话真仙,被家人如同女孩子般养大。白话真仙的厉害,他也切身体会过。对于被白话真仙缠上的人来说,最可怕的并不是自己经历的坎坷与郁郁不得志,而是他对于身边所爱的人的伤害,白话真仙会如同凌迟一般,毁掉他身边所有珍视的人。

青玄不愿意害他,这才不愿意他的接近。认识到这点后,贺玄的内心一阵酸涩。

他应该恨着师青玄的,若是没有他,自己的家人便不会遭遇厄难,可是师青玄却没有给他哪怕一个恨的理由:哪怕自己杀了他的哥哥,也无法从他眼中看到仇恨,哪怕他已经失忆了,他也...

【双玄】当青玄突然变成了14岁【上】

*模仿秀秀的大花小怜

*OOC预警

*青玄是人间的瑰宝

师青玄睁眼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处在一间极为简陋的房间中,整个房间很昏暗,仅在墙角有一盏烛灯,散发着微弱的光芒。房间内唯一的家具,便是他身下的这张床。

抬了抬手,他发现自己的手腕上似乎受了伤,但是被仔细包扎了起来,感觉不到疼痛。此外,他感到很饿,他的肚子开始咕咕作响。于是他大着胆子下床,去尝试推了推房门。然而房门却是纹丝不动——他被关在里面了。

这让青玄感到了害怕,他生怕这又是白话真仙带来的又一场灾难,而当他看到自己身上的斑斑血迹的时候,这种恐惧更是达到了极点,然而又无能为力,只能回到床上,把自己藏在被子下面,紧紧缩成一团。

所...

一个脑洞(下周填)

看到今天的更新,突然也想写双玄的失忆梗了!
在黑水鬼域中,青玄哭到昏厥后,再醒来就变成了14岁的青玄!被白话真仙吓到了的,醒来第一反应是我没穿女装会被认出来的青玄
虽然有点害怕贺玄,但是本能上非常依赖他
贺玄虽然有点开心有点心疼,但是有知道这只是暂时的,青玄恢复记忆后一定会恨他,所以hin矛盾了,只能先好好照顾他,安慰他

论陪伴广告的正确打开方式【被叠纸广告气到了,脑补下正常的广告应该是什么样的】

*没有看完全部剧情,故选取的部分可能不是最为贴切的,还请大家原谅

有时候,我会感到疲惫,不想再努力下去。
(手机闹钟响了,女主缩在被窝里不想起床)
我希望有人能批评这样的我,并温柔地鼓励我,让我坚持下去。
(此处接李泽言说女主有拖延症,女主赶紧起床去晨跑)

有时候,我看似坚强。
(此处女演员头上贴着冰冰贴,桌上放着感冒药,电话中对父母说:爸妈,没事儿,我身体好着呢,别担心)
但是实际上,我也想有人能安慰一下我,让我能够软弱那么一会儿。
(此处接许墨asmar语音,女主捧着姜糖水低头微笑)

有时候,我说着不需要陪伴。
(女主给现实中的男朋友打电话:没关系亲爱的,我知道你最近太忙了,快去写论文吧,等放假了...

【双玄】睡美人贺玄与师青玄

*上文接前一篇(1)

*酒后开车,有肉

*HE/BE双结局

贺玄常常觉得,当师青玄称呼他为“明兄”的时候,师青玄的声音会如同风一般环绕着他,将暖阳的温度送到他周身上下。

所以他愿意任由师青玄在他耳边絮絮叨叨,甚至对于师青玄的某些要求,他明明心中答应了,嘴上也不愿意同意,只为哄师青玄多喊他几声“明兄”,多求求他,就如同他的妹妹缠着他让他忙这忙那一样。

在贺玄看来,师青玄在上天堂可谓异类,他足够聪明却不世故,在水师的保护下,有足够的资本保持坦诚,且与上天堂的蝇营狗苟毫无牵连。这样的人美好得如同一个美梦,而这个美梦更是主动得来接近他。

这是贺玄难以抗拒的巨大诱惑,所以他愿意为此付出一些代

【双玄】当贺玄大佬冬眠睡醒以后,发生的故事

*贺玄视角

*有私设

*流水账

当贺玄一觉睡醒时,他的通灵阵中没有了以往上天庭动辄几百条的消息,也没有了师青玄发来的动辄数十条的消息。

通灵阵中冷冷清清,只有花城的一条消息浮在正中央:

“醒了?扇子材料已备好,友情价十万功德,还债速至皇城。”

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口狗粮的贺玄,突然觉得连被窝都失去了最后的温度,只得起床,饿着肚子便来到了皇城。

他其实一点也不想来到皇城,因为他不想面对此时正在皇城的师青玄,他更不敢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。

师青玄在被他带回黑水鬼域后就神志不清了起来,一个人独处时,尚且能平静下来,蜷成一团缩在床脚流眼泪,然而一见到贺玄,这种表面上平静也难以维持,那时候的师...

©张乐之野 | Powered by LOFTER